首页—文昌—正文 分享
文昌男子自称被骗婚并成全村笑柄
2020年03月05日 12:08  来源:南国都市报 

  相遇后,他说会对她负责

  相恋后,前后为她花百万

  相知后,成了全村镇笑柄

  付出真心后,文昌男子到头一场空:

  “我那还没领证的老婆

  成了婚车老板的新娘”

  警察做完笔录后问他:

  你确定这是报案,不是讲故事?

  2019年11月21日,正在广州处理生意的吾先生(化名)遇到了一个海南同乡,“前几天在琼海参加一个婚礼,新娘和嫂子特别像。”

  “可能就是长得像吧。”吾先生笑着接过同乡的手机,点开了那段婚礼上的抖音小视频,画面一开始他就僵了在那里,里面的那个女人,正是他2018年5月,在文昌老家摆酒娶回来的妻子胡小红(化名)。

  而就在刚过去不久的双十一,他还给怀孕的妻子转了8000元,用于网购孕婴用品。

  介绍女朋友的女网友

  酒醉后成了他的女人

  吾先生立即定了当晚飞海口的机票。看着窗外厚厚的云层,烦乱的脑海中,似乎又浮现起刚认识妻子胡小红的场景。

  约在2013年下半年,吾先生通过微信附近的人,添加了胡小红。双方聊着聊着,得知吾先生还没有女朋友,胡小红说“介绍我姐妹王妙给你啊。”

  于是,吾先生添加了“王妙”的微信,双方开始了网恋,不过却一直没有见面。

  胡小红告诉他,王妙这个姐妹命苦得很,刚刚和一个渣男分手,还怀了对方的孩子,没钱也没能力处理。于是,好心的吾先生分多次,给王妙转账数万元,作为打胎、营养等,不过最后,王妙还是消失了。

  “受过伤的女人,有时候需要一个人静静吧。”胡小红说。

  2017年7月初的一天,回到文昌的吾先生和胡小红见了面。在一个夜宵摊上,失恋的吾先生和胡小红都喝了不少酒。

  次日清晨,俩人在一家酒店的床上同时醒来。

  文昌老家办了结婚酒

  想要领证却被拒绝

  春宵一度,匆匆分开。

  此时,胡小红已经了解到吾先生在广州做机械生意,不能在老家久留。

  没过多久,在广州的吾先生接到了胡小红的电话。“哥 ,我怀孕了,怎么办?”

  “我会负责的,我们结婚吧!”其实,最初得知胡小红怀孕的消息,吾先生是非常开心的。因为,随着年龄的增长,家人的念叨,他迫切地想要一个家,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。

  2018年5月,他们在吾先生的文昌老家,办了一场在当地算是非常高档的酒席,以至于酒席视频被人上传到某视频平台后,至今点击量都是居高不下。

  结婚后,吾先生依然繁忙地穿梭在海南广州之间。2018年6月回来海南后,他把生意逐渐往海南文昌、琼海两地转移。不过每次他拉着胡小红说,“孩子都有了,我们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吧?”胡小红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,并且以家人过世为由,回到了琼海。

  甚至孕期的检查,也从来不让吾先生陪同,有的只是频繁地要钱买宝宝用品,孕产用品等。

  不停地怀孕、产检、流产

  她突然成了婚车老板的新娘

  2019年11月21日晚,吾先生下了飞机打开手机后,立即有多条信息传了进来。

  最刺激的一条,是一则知情朋友发来一条“婚礼纪”电子喜帖,红色的背景下,是胡小红和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的婚纱照,“我们结婚啦”五个大字,刺痛了吾先生。

  吾先生认出了新郎,此人正是他在文昌结婚时,给他租赁婚车的老板林某某。他们的婚礼定在了2019年11月19日,琼海某高档酒店。而在吾先生文昌婚礼前夕,也是胡小红提出由吾先生出钱,联系琼海的“林老板”租车。

  顾不得多想,吾先生一下飞机就坐上的士,直奔琼海寻找真相。

  一路上,他想起诸多疑点,胡小红自2017年10月怀孕,到了2018年7月的预产期也没有生产,肚子也没有隆起。家人、邻居问,她都说“孩子小,怀孕有‘外子’、‘内子’的分别,‘内子’就是不显肚子。”

  而在2018年10月,吾先生接到胡小红妈妈发来的信息,还责问他:“怎么那么不小心,小红为你掉了两个孩子了,现在第三次怀,你一定要照顾好她。”

  以至于,直到看到胡小红和别人结婚视频的前几天,吾先生还不停地打钱,让她好好产检、还预定了私立医院的高档产房。

  得知真相已成村镇笑柄

  付出感情花费百万成空

  来到琼海后,吾先生并没有及时找胡小红求证,而是在她家附近,和周边住户、商贩闲聊。他们说:“他家啊,没错,前几天大女儿出嫁,就是胡小红。”

  心彻底凉透了,吾先生决定向胡小红摊牌,质问她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。不过胡小红坚持不承认,电子请帖上还有抖音视频上和林某某结婚的胡小红不是自己。俩人在微信里恶语相向吵了一架后,最终不欢而散。

  吾先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账户,发现和胡小红结婚前后,怀孕、产检、预定产房,给未来的孩子买房交定金、交首付花费数十万;还有吾先生的哥哥涉及一起刑事案件,胡小红称认识某领导的私生子,可以协调“捞人”,吾先生先后向胡小红以及“领导私生子”先后转账十多万;给哥哥介绍一个面都没见叫“李丽”的女朋友,也在给了几万元之后消失不见……吾先生细算下来,不知不觉间已经花费了上百万。

  “心灰意冷了,生意难以周转,欠了一堆信用卡、网贷。”吾先生无奈地说,如今怀孕两年的老婆没能见生下一儿半女,转眼间成了别人的老婆,让他彻底成了所有人的笑柄,特别是在文昌老家的父母,在村里、镇上都抬不起头来,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地看笑话。

  女方回应:造谣!

  称去年五月已分手

  2020年3月4日,记者联系到胡小红,得知来意后她情绪激动地说:“结婚都能离婚,什么叫骗婚?和他登记过吗?分手是你情我愿的事情,能到处造谣吗?我对他的好,他记得过吗?”对于帮吾先生“捞人”的事,胡小红说自己也是被骗了也是受害者。

  胡小红称,在这段感情里她也付出了很多,包括对吾先生家人好等,不过双方已经于2019年5月和平分手。

  “那么为什么你在2019年11月11日前后还叫吾先生‘老公’?还找他要钱买孕产用品,预定产房等?”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,胡小红没有正面回答。

  胡小红称,自己现在还在孕期,吾先生四处“造谣”给她和家人带来很多伤害,她也要通过法律来维权。不过对于记者问“孩子是吾先生的,还是琼海林某某的”,胡小红没有回答。

  对此,长期经商的吾先生有些无语,他说,和尔虞我诈的商场相比,对自己的老婆根本没有设防,才愈陷愈深,不过现在他已经彻底清醒了。

  那么,胡小红这次是否是真的怀孕,谁又是这个孩子真正的父亲,吾先生已经没有了任何信任和信心。

  最后的话

  吾先生:“还想骗,我已经问了几家人了。”

  胡小红:“我骗你什么?”

  吾先生:“你已经(2019年11月)19号结婚了,就不要装了”

  胡小红:“你非要我说那(在琼海结婚的女子)就是我你就开心吗?”

  “我爸要脑攻血出了什么事,你别想活”

  “我等你来搞我,随时。”

  吾先生:“明天我去公安局。”

  这是2019年11月22日下午5:12前后,吾先生和胡小红最后的聊天记录。

  随后,吾先生向文昌当地公安机关以被诈骗为由报案,当地公安机关已受理此案。

  负责案件的民警整整耗时四天,才为吾先生做了完整笔录。

  对于这宗匪夷所思的案情,民警问:“你确定是来报案的,不是来讲故事的?”(徐培培)

编辑:叶霖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