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女患者的海南"旅行"印记:最美风景是这里的人
2020年03月02日 15:23  来源:南国都市报  宋体
杜琳
杜琳

  南国都市报、南海网、南海网客户端记者 贺立樊/文 王洪旭/图

  杜琳(化名)是我省第6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,她来自湖北武汉,于1月20日晚抵达海口。此后,杜琳出现了发热症状,并于1月22日前往医院就诊,1月23日确诊患有新冠肺炎。

  杜琳是我省较早公布疫情轨迹的病例,在她之后,新冠肺炎患者的疫情轨迹陆续推出。细致全面的疫情轨迹,帮助疫情防控人员及时有效地找出密切接触者,为我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帮助。

  杜琳与家人原本计划在海南过年。确诊后,她积极配合治疗,并于2月8日出院,接受集中医学隔离观察。我们通过杜琳的口述,了解到疾控人员对于疫情轨迹的调查,也通过她的口述,感受到海南对新冠肺炎患者的关怀。

  第一次来海南

  却在病房度过春节

  1月23日,抵达海南的第4天,我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。当时疫情开始暴发,我是海南省第6例确诊患者。

  我和所有医护人员一起,第一次面对这个看不见的病魔。心里的慌张不必说,更让我担心的是,我来海南的这几天里,到底接触了多少人?我不愿意传播病毒,如果有陌生人因我而感染,内疚会伴随我一生。

  医护人员让我不要担心。很快,工作人员对照着地图,耐心询问我的旅行轨迹。我开始平静下来,回忆起那几天的经历。

  我今年32岁,在武汉经营一家公司。今年春节前,我计划带着一家人外出旅游,目的地很快选好了,是从没去过的海南。1月20日晚,我们一家抵达海口,乘出租车来到住处。休整两天后,1月22日,我们来到海口一处景区游玩。21日那天,我就已经觉得有些乏力,到了22日,吃饭时感觉没有胃口。

  那两天,关于新冠肺炎的新闻越来越多,武汉的同事朋友一直在社交软件上转发关于疫情的动态。我突然紧张起来,赶紧让家人陪我到医院检查。1月23日结果出来,我被确诊患有新冠肺炎,需要住院治疗,我的家人们都需要接受隔离观察。

  那一天是大年二十九,我在心里骂自己:“带着家人来海南过年,自己却住进医院,家人也得隔离,很多陌生人会被我影响。”看着医院的白墙,我恨不得一头撞过去。

  可是医护人员把我拉住,他们对我说,我不是一个人在面对病魔,全国人民都在齐心协力抗击疫情。他们告诉我,有了我的疫情轨迹,可以帮助更多人远离病毒。我只要积极配合治疗,一定能战胜病魔。

  看着手机里的海南地图,听着医护人员的鼓励,虽然只能待在病房里,却像足不出户也走遍了海南,感受到海南对我的关怀。

  疫情轨迹发布

  同机乘客及家人均未被感染

  我的病房靠近护理站,只隔着一扇透明玻璃,能看见医护人员在忙碌地工作。我的病情属轻症,可是住院第5天时,CT检查结果却显示比刚住院时要严重。

  我觉得自己可能要转为重症了,顿时万念俱灰,连饭也不想吃。医生告诉我,病情的发展会达到一个峰值,我还是轻症,即使是重症,只要积极配合治疗,也能够治愈。

  那一刻,我才意识到,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坚强。看着医护人员那被汗水模糊的护目镜,却依然耐心地询问我的用药反应,细心为我准备饭菜,我悄悄流下了眼泪。什么“女强人”,什么“事业心”,此时此刻,我们都是脆弱的,只有眼前的医护人员,才是真正的坚强。

  我是较早确诊的病人,没有太多治疗经验可供借鉴。医护人员不断与省内外各个医疗团队沟通,寻找最有效的治疗方法,帮我止咳消炎,为我用药调理。渐渐的,我的胃口好了,愿意吃东西了,精力也在恢复,能够起身做运动。

  最让我欣慰的,不只是病情的好转,更是我的疫情轨迹发布后,与我密切接触的人群得到了及时观察和检测,包括同一航班的乘客,以及我的家人,都没有出现感染。

  悬着的心放下来了,看海南地图成了我每天的习惯。最初用来回忆旅行经历,后来成为关注海南疫情的渠道。住院期间,看着红色的区域在这座宝岛上不断扩大,我揪着心,却也发现,中部几个市县一直是白色。

  它们是屯昌、白沙和五指山,这几个我此前根本不认识的地方。我开始搜索关于它们的资料,了解那里有什么美食,想象着那里的风景,感觉自己真的到了那里。

  在一个月之前,它们与我从未有过交集,可是住院期间,这三个白色的区域却给了我勇气与信心,我也像很多海南的朋友一样,默默地为它们打气。“加油,一定要挺住!”这句话,送给它们,也是送给自己。

  来不及去太多地方

  这趟海南之行却此生难忘

  我的主治医生,是海南省人民医院感染科的副主任医师吴彪,他也是很多病友的主治医师。他对我们说,虽然记不住大家的脸,但是却记得每个人的肺部CT照片。吴彪医生从春节前,就一直坚守在隔离病房里,没有回过家。

  我的管床护士,我一直看不清她的脸,她的护目镜上总是蒙着一层水雾。我只知道她姓李。我吃不下饭,她就天天给我送粥。治疗过程中,药物反应最强烈时,我难受得辗转反侧,是她紧紧握着我的手,告诉我,要挺住,她会一直陪着我。这句话,小时候发烧时,妈妈对我说过。长大之后再听这句话,我像个孩子一样,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  住院半个多月后,我的核酸检测连续呈阴性。2月8日下午,我出院了。站在住院楼下,李护士摘下了护目镜,我终于看清了她的眼睛,那双眼睛里流露出家人一样的目光,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。

  如今,我住在海口一家酒店,接受医学隔离观察。由于此前有出院病友复阳,我需要接受第二个14天隔离。我特意选了一间靠海的房间。每天上午,我搬出椅子坐在阳台上,晒着太阳,看着大海。

  在我心里,这是这趟海南之行第二美的风景。最美的风景,是这里的人们,是医院里的医护人员,是那些鼓励我、帮助我的人和事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到海南,没有来得及去太多地方,却成为这一生最难忘的旅程。海南给了我新的生命,让我对事业和家庭有了新的感悟,也让我的人生从此改变。

  看着那张已经十分熟悉的海南地图,红色的区域,从逐渐增加,到越来越少,直到彻底消失,变成黄色。白色的区域,从最初的三个市县,到如今越来越多。我希望,这张海南地图能够全部变白。我相信,海南一定能。

编辑:叶霖嘉